您好!欢迎您光临苦 命 人 (小说)_天语情网! 聊天室 I 论坛 I 企业建站 I

会员注册

I

本站搜索

I

收藏本站

当前位置:首页 >>>天语痴情>>>苦 命 人 (小说)
苦 命 人 (小说)
发表日期:2005/12/4 17:26:00 出处:原创 作者:天语随心 发布人:52325 已被访问 2728

苦  命  人

 

苦  命  人

小说/作者:天语随心

香月的心中,父亲是了不起的男人。

父亲身强力壮,二百斤重的担子压在身上能依然健步如飞。父亲念过三年小学,却写得一手好字,村里大多数人家贴着他写的春联。父亲还会木匠活,农闲时,带着徒弟外出做木工挣现钱。

父亲像太阳,光照着香月无忧的生活。

可是,香月考入高中的那个秋天,父亲给人家造房子时,不幸从屋顶摔下,大笔的抢救费用没能留住父亲独上天堂的脚步。

少年丧父,中年丧夫,这悲怆和凄惨令全村人动容。没了父亲,没了男人,家像没了支撑的屋面轰然坍塌:生产毫无头绪;生活陷入困境。

婶婶就对香月妈说:月,给你找个爹吧,没爹的日子咋过啊?香月没言语,大颗大颗的泪珠落下来。

婶婶又对香月妈说:给孩子找个爹吧,孤儿寡母的,那像个家的样呀?香月妈没吱声大口大口地叹着气。

婶婶给香月妈介绍的男人在镇上开缝纫店,能挣钱,就是腿有点瘸,但不影响过日子。

那男人香月妈认识。出嫁穿的衣服还是他上门做的。那时香月妈很漂亮,这位男人也年轻,男人干活常用眼睛瞟香月妈,那眼神香月妈现在还记得起。

香月妈就看香月,香月没应,起身朝屋里走。

香月妈就对婶婶说,这事过些日子再说。

日子就过去了几个月,这天,三叔来要钱,钱是抢救父亲时借的,三叔说三婶得病住院,否则不会来要债的,他实在也是没有别的办法。

香月妈急得掉泪,一时半日到哪里筹钱去呀?香月妈实在没办法就去找婶婶。婶婶自然地想到开裁缝店的男人,男人在傍晚时就一瘸一瘸地来到香月家里。

香月妈很感动,没想到婶婶只是捎了个讯,男人还真把5000元钱送来。香月妈就留裁缝男人吃晚饭。晚饭就要吃完的时侯,香月正好从学校回来。

四目相对,男人有点紧张,男人很快告辞,一瘸一拐地融进渐浓的夜色。

香月默默地吃着饭,一句话也没说。香月妈叫她,她也没应。香月妈说:“月啊,妈实在撑不起这个家!救你爹欠下30000元的债,明年你还要读大学妈力不从心啊!”香月鼻子一酸。香月知道母亲的苦处,但让一个残疾人做自己的“父亲”,有点没法接受。香月低下头,正好看到挂在胸前的“玉佩”,泪水又止不住地流了出来。

这“玉佩”是父亲亲手做给她的。那时父亲在砂堆里发现了这块漂亮的花玉石,父亲做了雕刻磨光后,刻上“香月”的名字,又钻上孔系上线,做成了这枚天下无双的“玉佩”。更让父亲开心的是,香月看到这枚特制的“玉佩”竟是十分地喜欢。父亲去世后,香月就天天把它挂在胸前。

时间进入又一年盛夏时,香月考上了外省的一所重点大学。寒窗苦读终于金榜题名,这喜讯足以告慰亡父的在天之灵。而大笔学费又成难题。香月妈就捧着香月的“大学录取通知书”四处借钱八方求助,但是,旧债未还,新债难借。

“妈,借不到钱我就下地跟你种地。”“不行,实在没法,我就去向裁缝借,大不了就跟她过日子。”“不要,我宁愿不读大学也不会用他钱!”香月的话斩钉截铁。

就在母女俩满脸愁容的时侯,一件意不到的事让她们喜笑颜开:这天香月在回家的路上碰到一位说是收藏古董的老汉。老汉发现香月胸前的“玉佩”,非要香月摘下来给他看看。老汉接过玉佩,两眼放出十分惊喜的光芒,连声说好货、好货!老汉拿出5000元钱要买下香月的“玉佩”。香月转身要走,以为老汉是神经病。老汉以为香月不肯卖,便连忙加了1000元。还没等香月反应过来,老汉就把6000元钱塞进香月的手里,生怕香月悔反,老汉便急忙掉头就走。

就是这6000元钱,让香月避免了有可能失学的终身遗憾而顺利地踏进大学之门。

香月走后的不久,经婶婶的再三掇合,香月妈和裁缝男人领了结婚证。那男人帮香月妈还清了所欠的债务。香月妈就去了这个男人在镇上缝纫店里生活。

香月妈没有把这事告诉在学校里的香月。香月妈知道,香月知道了不会同意。但香月妈相信有朝一日香月会理解妈的良苦用心。也会有朝一日接纳这个虽然腿有残疾但心地善良的裁缝男人。

香月知道这件事,是在学期已经结束,并已买好车票准备回家过年的时侯,是一位同乡的同学无意间说起的。香月几乎哭了一夜,她觉得母亲伤了她的心,她认为是母亲让她抬不起头。香月感到与母亲的距离突然变得极为遥远,她怕回家见到母亲见到那个男人。

第二天,香月退掉了回程车票,在那里找了份家教工作,把自己留在了那个别人的城市。

从此,香月一直没有回家。

一恍10年过去了,香月已大学毕业,去了一家杂志社工作,并且与杂志社的一位同事结了婚,生了个女儿。10年的时光足已改变许多历史的记忆。在这一段时间里,香月常常会想起自己的母亲和死去的父亲;想起那个怪怪的收古董的老汉;甚至还常常想起那个做裁缝的男人,想起他,香月的心里竟然泛起一股莫名的情绪:这么多年自己堵气没归,是他与年老的母亲相依相伴的!想到这儿,香月忽然有一种要回家看望母亲和那个“后爹”的冲动,香月在心里说,见到那个男人一定要叫他一声:“爹……”!

然而,当香月一路风尘地来到小镇的那家缝纫店,却只见到早已白发苍苍的母亲,后爹得了肝癌,已于一个月前去世了,安葬在香月生父的墓边。母亲说完从里间拿出一件东西交给香月,母亲说是在男人的遗物里发现的,以前自己也不知道。香月伸过手来的时侯已是泣不成声:

——那件物品就是被收古董的老汉用6000元钱收去的生父亲手制作的“玉佩”。

夜晚,冰凉的月光下,一位年轻的女人久久地跪在老裁缝的墓前,风吹散她长长的黑发和哀凄的呜咽……

http://52325.16789.net/

 

 

双击自动滚屏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

上篇文章: 当一次“恶妇”细数男人之罪状

下篇文章:我只在乎你

 相关评论:

没有相关评论

 发表评论:

身份选择:会员 游客(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)
用 户 名: 密 码:
评论内容:
(最多评论字数:500)

天语情网(二站)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进入管理 | 关于站长 | 本站搜索

联系电话:QQ474389079 联系人:天语如哥

琼icp备09005167